阿释_春風駘蕩

这里阿释/月歌 始春/DC 超蝙/HXH 团飞 子亥 杰奇/JG 佐三/N+C SA 哲蓉/
宁拆不逆

【始春】雨

*百日始春①⑦

*三月到了♡

*师生paro

*年龄操作有

*我他妈都写了什么鬼东西

*一本正经地OOC

又下雨了。

春雨淅沥不停,已经一连下了好几天。

教室里又因这雨泛起了小小涟漪,学生们的怨念要是实体化了,说不定比外头天空的阴云还要黑上几分。

正值青春年少的学生们,又怎么会喜欢这样沉闷的天气呢?

而睦月始的目光也凝在了窗外,细雨一层又一层,勾起的回忆像是脑海里翻起的一朵浪花,一瞬即逝,又留下余波不止。

睦月始本来也不大喜欢雨天。

但是弥生春却很喜欢,他独独喜欢春雨。

弥生春曾是他的学生,也曾是他的恋人。

最初只是因成绩优异选了他作为委员长,那时两人交集尚浅,引起睦月始注意的还是那一次。

那一段时间,弥生春的成绩不是太稳定,作为班主任,睦月始在私下里找了他谈话。

那也是个雨天,教室和办公室不在同一栋楼,所以当睦月始推开门时,看见的是湿漉漉的弥生春。

他有些生气,僵着脸拿给对方一条干毛巾,递过去时手指相互触碰,冷得他一哆嗦。

他抬头,看见弥生春弯着眼角笑,笑是暖的,手却凉得不行,直让他的心重重沉下去。

谈话的内容已淡忘了,只记得在自己说出“你很辛苦吧”这样的话时,弥生春的双眼似乎一瞬间盈满了水光。

但他很快收拾好了情绪,规规矩矩地道别之后就走了出去。

之后就是更深的接触。

无论是作为家里的长子还是班级的领头人,压力从不间断。又因为比同龄人更为成熟,几乎没有倾诉的对象。

既然这样的话...

睦月始想。

既然这样的话。

睦月始从那时起开始慢慢接近弥生春,课业上的辅导和生活上的关护,一个不落。

但弥生春比他想象的还要好,年龄差在两人之间划不出什么鸿沟,彼此相处久了,不需话语也能明白对方所想。

几乎是顺理成章地,他们在一起了。

弥生春爱叫他先生,即使是成为情侣后也没有改变。先生先生地叫,像是雨后晴霁,小小的黄莺站在枝头,唱着春天的颂歌。

但这只黄莺,却一声不响地飞走了。

自己一个人越过大洋到了新的国家,甚至连句话也没留下。

两人小指间连着的细细红线,和弥生春的音讯一起断了。

无数个夜里的辗转反侧,最后在时间的沉淀下成了淡淡的思念。

与爱恨都无关,只是想要看见他。

下课铃声突兀响起,打断了睦月始的思绪。他收拾好教案走出门去,雨已经停了,夕阳赶在一天的最后露了个头,映得漫天霞光。

睦月始踏上熟悉的阶梯,如往常一样拿出钥匙打开了门,被雨引起的念想还在躁动着,惹得他有些烦闷。

他泄气似的关上了门,打开了灯,白炽光让他不适地眯了眯眼,视线模糊间好像瞥见沙发上躺着什么人。

什么人。

...人?!

睦月始有些被吓到了,不动声色地后退了一步。

那人像是睡着后被吵醒了,迷迷瞪瞪地朝睦月始的方向望去,没带眼镜,半睁的绿眸水光闪烁,嘴角拉起了熟悉的弧度,露出了与记忆中无异的温和笑容。

“先生?我回来了。”


((写出来之后和最开始的设定几乎完全相反 我明明只是想写个小糖饼((...

评论(8)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