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释_春風駘蕩

这里阿释/月歌 始春/DC 超蝙/HXH 团飞 子亥 杰奇/JG 佐三/N+C SA 哲蓉/
宁拆不逆

【始春】Spring.

*恋人设定

*始春

*OOC

*私设有



睦月始突然就醒了。

不知是谁打开了阳台的门,微风轻悄悄地吹拂,带着阳光的气息,绕着樱树的花瓣,还有熟悉的音色,乘着风,来到了他的面前。

睦月始睁开眼,觉得自己看见了春天。

宿舍的位置设计的相当不错,阳台外是大片大片的樱花,细细密密,层层叠叠,让他想起了家中庭院里他最中意的那棵樱树。

喜欢那棵樱树并不只是因为它的繁盛,还有另一个人的原因。

当然,那个人,现在就在那樱树前,悠闲地喝着茶。

他的名字里有春,睦月始曾不止一次地想夸奖给他取名的人。

实在是太合适了,合适到再也找不着其他的字与他相配。

他就这么坐在那儿,坐在阳台的小桌边,对面空着的椅子是自己的领地,他交叠着双腿,优美的弧线随之勾勒出来,好看的手托着白瓷的茶杯,眼镜因为被红茶的雾气沾染而被摘下放在一边。

睦月始其实不太习惯他不戴眼镜的样子,如果除掉了眼镜,一直被遮挡的泪痣就更加明显地彰显着自己的存在,很好看,更添了一份与柔和相反的气质。

是什么呢?睦月始不想深究。

他是喜欢笑的,有时真心有时假意,只有在独处时会敛起嘴角的弧度,眼角微微的有些上挑,眸中映出了樱花。

睦月始放松了眉头,这是只有自己知道的春。

睦月始曾看过他弹钢琴,修长的十指在黑白两色的琴键跳跃,似乎这双手天生便是用来演奏乐器,以动人的声响俘获人心一般。

就在睦月始与他在一起不久之后,第一次牵了手,他的手掌温热,柔软干净,带着少年特有的青涩和肉感。

这么一想,好像自从出道后,他们就再也没牵过手了。

今天他穿着米色的风衣,他向来是很会搭配的,一袭的淡色,再加上淡色的发与眸,整个人似乎就要消融于晨光之中。

睦月始终于肯从沙发上起身,发出的响动惊扰了沙发边的黑田,此时的弥生春正与站在他手指上的小小鸟雀对话,唇边流露出温暖的笑意。

睦月始径直走到了弥生春的面前,自顾自地将黄莺接过放在一旁。

“春,把手伸出来。”

弥生春听话地乖乖举了起来,然后睦月始毫不犹豫地附上了自己的手,十指交握。

现在的春已经是完全的青年了,手指更加骨节分明,肉感也消失不见,变得更加细痩了些。

睦月始悄悄使力地握了握,另一只手按住春的肩膀,和他交换了一个红茶味的吻。

吻毕,他们互相抵着对方的额头,深重的紫望进清透的绿里。

紫色的蝴蝶于树顶飞舞,枝头的黄莺为之歌唱。

“早上好,春。”

-END-

评论(5)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