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释_春風駘蕩

这里阿释/月歌 始春/DC 超蝙/HXH 团飞 子亥 杰奇/JG 佐三/N+C SA 哲蓉/
宁拆不逆

【始春】Spring -the Second-

*百日始春④②

*春视角

*和第一篇稍微有点关系

*真的是私设如山...(

*OOC预警

*前一篇走↓

http://psymy.lofter.com/post/1d0b7d92_a0dd54f

Side.Haru

睦月始醒来前,弥生春正兀自沉溺回忆里不可自拔。

今天他俩是offer,弥生春本想久违地和恋人静静待一下午,带着这样的期待他的嘴角都比平时抬了几度。结果等他端着红茶从厨房里出来时,睦月始就已经倒在公共房间的沙发上睡得熟了。

果然最近还是太累了吗...

他瞅着人眼下青黑许久,最后只能认命般地叹口气,从房间抱出薄毯轻手轻脚地把睦月始裹全了之后,转身坐到阳台的小桌旁,手边是书和茶,准备等睦月始慢慢醒来。

——毕竟在一起这么久,他早就习惯于纵容了。

啊、这么一说...

他小声地自言自语起来,语气中带着些许怀念。

第一次见面时,他似乎也在睡觉?



虽是同班同学,但两人的初次见面却并不是在班级里。

那是一个春季的入学式,弥生春向来到得早,以熟悉校园为由,逃开熙攘人群,溜去了旁侧的偏僻小道。

那条小道两侧栽满了樱树,此刻正开得繁盛,他还没走几步,肩上便落了几片花瓣。

他想这真是个好地方,说不定我还是新生里边第一个发现的。他的心思千回百转,莫名有了种开辟新大陆的自豪感,于是就开始准备为自己物色以后三年放松的好位置,只随意挑了棵树便往树下走,被枝叶剪成细碎光点的阳光在他的发间跳跃,他像是有所觉地突然抬起头,看到了斜靠着树干酣睡的睦月始。

即便是现在多年以后了,他也偶尔会想,为什么他偏偏挑了那一棵树,为什么那天的风正好替他吹开了簇拥着的枝叶,为什么那天的光线如此煽情,以至于那少年从此以后一直扎根在他的心里,再不离去。

樱花,微风,阳光,他和他。

混杂在一起,便配成了名为“恋爱”的药剂。

这听起来总有些像少女漫画的场景,浪漫得脱离现实,但他就吃这一套,还为这个画面题了个名,叫一见钟情。



他从回忆中醒过来,看着面前的睦月始笑出了声。

如今的睦月始早已不似初见面时那样稚嫩的清秀,两颊的软肉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锐利的线条,眼尾狭长,斜斜挑起,是一种强势又侵略性满溢的帅气。

弥生春心思老成,总会有种看着睦月始长大的错觉,此刻更是生出了养成大成功的欣慰的错觉。

但其实他还比睦月始小了两月有余。

想到这里他眸光又闪了闪,耳尖悄悄地泛起了红,想起两人捅破了那层遮遮掩掩的窗户纸,就是因他那莫名其妙的年长者心态。



他俩高中时就熟悉过头了,心里藏藏掖掖的想法,往往能在眼底里一览无余。

所以有一阵时间,睦月始在逃避他的目光。

在转开头时总能感受到那股强烈的像是有实质性的目光,再转回去时对方又撇开了头。上学回家也是一起从没落下,说话语气没什么问题,都和平常无异,但睦月始就是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他因这发现大受打击,本以为自己无意间又做错了什么,拐弯抹角旁敲侧击后得到的答案却是否定的。

他蔫了下来,却又逮着了机会。

睦月始毫无预兆地,在那个春天将要结束的时候,感冒了。

作为老师口中“睦月君的挚友”,弥生春担起了在保健室照顾感冒的睦月始直到他愿意回家的责任。

...哦,据当时的目击者透露,是睦月始点了他的名。

他因这钦定有些莫名的欣喜,同时又隐隐觉得不太对,走到保健室时睦月始已经睡着了,他看着睦月始毫无防备的睡脸,忍不住伸了手揉了揉人的头,柔顺的黑发触感极佳,平常没这个机会的他满足地眯了眯眼,又用手背碰碰睦月始的额头,碰触到的地方瞬间染上了热度,并不是能让他放心的温度。

他正欲收回手去找找有没有冰敷的毛巾,手腕却被紧紧握住,低头一看,睦月始迷迷瞪瞪地半睁着眼,显然是被他先前的折腾打扰了。

他的愧疚感瞬间就起来了,又急着去找毛巾,便弯着腰低声轻语地哄人想要手腕重获自由,睦月始也不说话,半睁着眼,目光却定在他不断开合的唇上。

抓着手腕的力道已经近乎疼痛时,睦月始总算松开了手,没等他松口气,那手又往他后颈去了。要害被掌握的感觉让他浑身战栗,紧接着那手便捏了捏后颈的软肉,猛地使劲往下一压,他猝不及防,被压在了睦月始微微张着的唇上。

...??????

弥生春被吓懵了,睦月始只是顿了顿,就开始上牙咬了。

痛呼淹没在唇舌交缠的水声里,他在模糊中和睦月始对视,那双紫眸混混沌沌,显然是还没清醒,但他看进去,看进了他的眼底,那里翻滚着浓稠得化不开的爱意,染得那紫愈发深重。

原来...

他恍然大悟。

原来是这样。



之后也就是顺理成章,睦月始病好之后大概是对保健室的剖白还有些记忆,瞅着他压也压不住的笑意,极辛苦地忍住了揍上一拳的冲动,抬起又放下的手握住了他的,就这么在一起了。

皆大欢喜、皆大欢喜。

他放下书,一旁的小黄莺歪歪头,跳上他的手指。他失笑,指尖蹭蹭那小小鸟雀的脑袋,这时另一只手伸了过来,自顾自地把黄莺放到一边,再与他十指相交,像是很满意手上的触感似的,又使力握了握。

他抬头,招呼在出口前就被堵了回去,直至被放开后,额头相抵,他又望进他的眼底,笑道。

“始,早安。”

-END-

评论(14)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