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释_高三淡圈

这里阿释./月歌 始春/Alive 空昂 衛昂/TR 右山/HXH 团飞 杰奇/N+C SA 哲蓉/反逆 白黑/VVV 晴艾
头像id=63079101

关于「プロアニ」

フィラエ:

面向动画入坑者的一些科普。


转载可,不用注明出处。






■ 这是什么?


隶属于月野演艺公司音乐部的四个组合,分为两个系列:SQ系列(SolidS&QUELL)和ALIVE系列(SOARA&Growth)。他们是月歌的后辈,与月歌为并列关系,没有任何从属之分。


今年已经是这个企划的第三年,SolidS出道第三年、SOARA和Growth出道第二年(第一年这两个组合还在参加试音会,并未正式从月普罗出道。)、QUELL出道也即将迎来一周年(QUELL是16年夏出道的新组合,初登场是在16年7月发售的SolidS DRAMA2卷)。


今年的月野事务所音游ツキノパラダイス(月野天堂)中也有这四个组合的出场(QUELL因为后出道所以尚未实装,不过据官方透露,实装近在眼前了)。


2017年10月4日,基于官方发售的CD、DRAMA和官方推特发布的short story(简称ss)创作的新故事的TV动画「TSUKIPRO THE ANIMATION」(简称PROANI/普罗阿尼)即将开始播出。






————————————————————


■ 什么是是月普罗?


(1)月野演艺公司(或译月野事务所)是2.5次元的架空事务所,简称月普罗或月Pro。旗下有歌手、演员、主持人、播音员、偶像等多种多样的艺人。事务所内有音乐部、俳优部、经纪人部等多个部门;公司内有办公区,还有自带的练习室、摄影棚、录音室、演播厅等;事务所的员工不仅仅有艺人和经纪人,还有制作人、作曲家、摄影师、各种门类的导演、后勤人员等等。是一所业务广泛的著名事务所。热衷于发掘新人,常举办不限年龄不限经验的试音会,力求不错过任何一名有潜力的人。




(2)什么叫做2.5次元?


 这里不谈普遍所指的2.5次元,仅仅介绍月普罗所谓"2.5次元架空事务所"的这一设定。


① 一部分存在于二次元,一部分存在于三次元:虽然事务所和艺人并不存在于现实,但是在官网可以找到事务所地址等,还可以向事务所投递粉丝信和礼物。粉丝会也是真实存在的,注册成为会员后,每名会员生日时会收到来自偶像的邮件祝福。


② 时间线与现实世界同步:各位偶像们的年岁和身高会随着时间增长,样貌也会随着时间从青涩变得成熟。同时他们也会逐步克服过去的弱点、一步步成长。




(3)月野事务所的社长是月野尊,一个几乎不露面的男人,从年龄到外表都被谜团包裹着。爱开玩笑、唯恐不乱,但是是一位从作词作曲、选拔艺人到公司业务等各种各样的事情都能包揽的能人。擅长发现人的才能,热衷于发掘新人。对咖啡与酒的见识和收藏十分惊人。


以上是官方设定,实际上月野尊这个人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有些时候社长会参与到作词作曲中,关于这一点,官方现无任何说法,目前普遍猜测月野尊是一个公用马甲,马甲下的作曲家不止一人,如果一首歌的词曲标为月野尊,那么那首歌的编曲或许才是真正的词曲作者。


(ps.由于官方现无任何说法,以上介绍有打脸可能)




(4)为了保障艺人们的安全,月普罗为艺人们提供了专供艺人居住的宿舍,搬入宿舍居住这一点也列入了合同之中。宿舍交通便利、安保设备完善。每人单独有一间房间,每层楼另有公共房间、厨房等,还有一个非常宽的阳台。宿舍内供艺人们作曲练习的设施也一应俱全,乐曲提供者们可以在自己的房间就完成作曲工作。一楼有钢琴室和待客室,钢琴室里有非常豪华的落地钢琴。SQ和ALIVE住在同一栋宿舍里,月歌男子组的两个组合则是另外的宿舍楼。




(5)旗下组合


①「ツキウタ。」系列:


Six Gravity(シックス・グラビティー 简称:グラビ)


Procellarum(プロセラルム 简称:プロセラ)


Fluna(フルーナ)


Seleas(セレアス)




②「ALIVE(アライブ)」系列:


SOARA(ソアラ)


Growth(グロース)




③「SQ(スケア)」系列:


SolidS(ソリッズ)


QUELL(クベル)




④「劇団ALTAIR(劇団アルタイル)」系列:


Rigel(リグル)


Regulus(レグルス)


Sargas(サルガス)


另有二期生7人,目前尚未分组




⑤「双子の魔法使いリコとグリ」系列:


没有特定的组合,而是配合故事来分配乐曲。




⑥ John Zeroness(じょん)


为月普罗的艺人们提供了大量乐曲的滝沢章(=じょん),同时也作为月野演艺公司的艺人进行着演艺活动。






————————————————————


■ 关于SQ和ALIVE


(1)SQ


① SolidS


『——更加激烈地去寻求吧』


献给略显成熟的你,这熔化心脏的焰之歌。


为此,「SolidS」誕生。




隶属月野演艺公司的作曲家篁志季,是一名曾经作为偶像出道过,并为此经历过挫折的青年。


他接受着委托,为他人创作各种各样的乐曲。可是这种安定的生活,却让他心中说不清道不明的闭塞感愈发强烈。


我就这样了吗,今后就一直这样过下去吗。


于是某天,他收到了来自社长的任命。


「去创建一个最棒的组合吧」


出现在寻找组员的志季眼前的是——……




② QUELL


2016年夏,月野演艺公司的新四人组合『QUELL』出道。如同流水般澄澈的人声、将内心丰富的感情高歌而出,将你的心浸满。组合的制作人兼队长和泉柊羽(Izumi·Shuu),同时也是乐曲提供者。敬请期待由他创造的独特而又清透的音之世界。




(2)ALIVE


ALIVE是——……因对音乐的「热爱」而聚集在一起的,普通的高中生乐队SOARA,和拥有想要制作音乐的「意志」,不太普通的艺人组合Growth,他们各自朝着梦想迈出第一步的故事。『那么,开启音乐的门扉吧!』




① SOARA


受其音乐教师的父母的影响,大原空十分热爱音乐。在他初二时,将曾经作为课程的一环而写的曲子配上动画,上传到了网上,没想到却上了网络新闻,视频一夜爆红。以此为契机,空开始一心制作音乐。


  但是,这之后的曲子的评价却不尽人意,不知何时,空再也不去碰音乐有关的东西了。时光飞逝,升上了高二的空,以『毕业生送别会』的执行委员的身份在校内四处奔忙。作为执行委员会内的中心之一,空临时成立了一个乐队并为毕业生举办了一场演唱会。「这首曲子,并不是我一个人的歌曲。而是和大家共同创造的,最厉害的歌曲。所以……来吧,让我们一起来玩音乐吧!」




② Growth


隶属于演艺圈某个有名的大公司的偶像预备军……以练习生的身份进行演艺活动的昂輝、剣介、涼太三人,其实力、知名度、人气皆出类拔萃,并被认为是下一个出道组合的最优人选。三人以出道为目标而努力着。但是,昂輝所追求的事物,与事务所的方针背道而驰,他也为此苦恼不已。


然后某天,他在街上捡到了能够写出拥有独特世界观的乐曲的、不可思议的青年,衞。三人被这个人作出的曲所吸引了。这或许就是与新的可能性的相遇吧。「机会是,不论多么艰难,也要去争取,亲手去抓住的。……难道不是吗」




(3)人物简介


由于排版问题,请点击链接了解。链接跳转的博客里的内容是禁止转载的,请注意。


SQ人物简介


ALIVE人物简介






————————————————————


■ 称呼方面


(1)生僻字读音、日文汉字写法与简体中文写法异同


① 角色


篁志季(篁huáng)


和泉柊羽(柊zhōng)


久我壱流&壱星(久我壹流&壹星)


神楽坂宗司(神乐坂宗司;楽yuè)


衛藤昂輝(卫藤昂辉)


八重樫剣介(八重樫剑介;重chóng、樫jiān)


桜庭涼太(樱庭凉太)


藤村衛(藤村卫)


② 声优


土岐隼一(岐qí、隼sǔn)


寺島惇太(惇dūn)




(2)称呼


月野演艺公司:月普罗、月pro、月野事务所


ALIVE&SQ:音乐部、SQAL、スケアラ,"后辈组"有微小的触雷可能,另QUELL出道前有称呼"小三团",现在似乎也有太太会说"小四团"这样的称呼。请不要称呼为月普罗、月pro或tsukipro。


SolidS:固体团,请尽量不要称呼为ss团或s团,这两个称呼会产生歧义。


QUELL:q团,请不要称呼为"水团","液体团"有触雷可能。


Growth:g组,"绿团"、"草团"有触雷可能。


SOARA:s组。SQ是"团"、ALIVE是"组",我也不知为何如此,似乎是从一开始就约定俗成了。


TSUKIPRO THE ANIMATION:普罗阿尼、proani,请不要称呼为tsukipro、月pro或月普罗。


SQ的松鼠玩偶:栗子


ALIVE的狗玩偶:alinu、阿莱狗,目前没有见到比较统一的称呼,求补充。


*请注意各组合名称正确大小写


(ps.想要以什么名字来称呼当然凭每个人的喜好和意愿,我们没有任何权利强制任何人必须这样称呼他们或者不能说这样的称呼,仅列出以供参考。)








另注:关于QUELL出道的时间,目前官方简介上所写的是16年夏。但17年夏QUELL出道一周年官方并无表示,所以仍有可能是16年10月。等今年10月底,也就是QUELL一专发售一周年,或许就能知道答案了。

木草:

酒昧



地球上每一分钟就有一个作者在注销账号。
地球上每一分钟就有一篇连载同人变成坑。
每一分钟,每一个红心蓝手的帮助都刻不容缓!

你或许不知道,一个红心就可以让作者中午多吃一盘菜补充丰富维生素;一个蓝手就可以让作者狂喜乱舞有氧运动四十分钟强身健体。

一条与剧情有关的评论就可以让作者写出至少八百字抒情议论文回复,一条与剧情有关且大于二十字的评论就可以让作者上天入地与哪吒共同闹海。


关爱珍稀作者,不要让世界上最后一篇文成为自己的腿肉。











【始春】关于爱

*百日始春④③

*段子混更

*恋爱脑OOC注意

*我觉得我黑了春的情商

*还有智商


“你到底爱不爱我?!”

弥生春刚走进宿舍,电视上的女主角正撕心裂肺地质问男主角的真心,话一出口,吓得他头上呆毛都多晃了几下。

驱和恋两人在凑在电视前倒看得很是专注,像是相当中意这样的情节。

关于宿舍里文/化/管/制的问题,看来是时候找始商量一下了。

他这样想着,面上全是无奈,脑子转来转去却都是刚刚的那句关于“爱”的哲学命题。

他也是在意到了一定地步,以至于在当晚的情/事里走了神,被睦月始在脖子上狠狠地咬了一口,又被顶得用力了些,险些撞到床头。



他这次怎么这么狠啊...

半夜被伤口处隐隐的痛楚闹醒,他抬头看向床头的钟,在看到柔和的莹绿上清清楚楚地亮着3:55时,他揉了揉那个牙印,禁不住抱怨道。

不过现在肯定是睡不着了,他把床头灯打开,调到不刺眼的亮度,起身靠在床头,借这暖黄看睦月始的睡脸。

可能是灯光的原因,睦月始这时候看起来柔软又温暖。脸上的细小绒毛伏贴在颊侧,呼吸清浅平稳,威严的紫色瞳眸藏在了眼皮后,斜斜挑起的眼角也平和了许多。

他睡得甚是安稳,和弥生春此时的心潮澎湃形成了鲜明对比。

这是只有他才看得到的模样。

弥生春就不禁又回想起那句话,先前的纠结烟消云散。

这是我的恋人。

他眼神温柔,如此想到。

即使从未言明,但这份感情容不得一分毫的质疑。

“始,”

他俯下身,轻声细语。

“我爱你。”

-END-

腹黑温柔攻又他妈来了 春哪里来的腹黑开什么玩笑哈哈哈哈哈哈?????妈的气死在原地【。】

【始春】Spring -the Second-

*百日始春④②

*春视角

*和第一篇稍微有点关系

*真的是私设如山...(

*OOC预警

*前一篇走↓

http://psymy.lofter.com/post/1d0b7d92_a0dd54f

Side.Haru

睦月始醒来前,弥生春正兀自沉溺回忆里不可自拔。

今天他俩是offer,弥生春本想久违地和恋人静静待一下午,带着这样的期待他的嘴角都比平时抬了几度。结果等他端着红茶从厨房里出来时,睦月始就已经倒在公共房间的沙发上睡得熟了。

果然最近还是太累了吗...

他瞅着人眼下青黑许久,最后只能认命般地叹口气,从房间抱出薄毯轻手轻脚地把睦月始裹全了之后,转身坐到阳台的小桌旁,手边是书和茶,准备等睦月始慢慢醒来。

——毕竟在一起这么久,他早就习惯于纵容了。

啊、这么一说...

他小声地自言自语起来,语气中带着些许怀念。

第一次见面时,他似乎也在睡觉?



虽是同班同学,但两人的初次见面却并不是在班级里。

那是一个春季的入学式,弥生春向来到得早,以熟悉校园为由,逃开熙攘人群,溜去了旁侧的偏僻小道。

那条小道两侧栽满了樱树,此刻正开得繁盛,他还没走几步,肩上便落了几片花瓣。

他想这真是个好地方,说不定我还是新生里边第一个发现的。他的心思千回百转,莫名有了种开辟新大陆的自豪感,于是就开始准备为自己物色以后三年放松的好位置,只随意挑了棵树便往树下走,被枝叶剪成细碎光点的阳光在他的发间跳跃,他像是有所觉地突然抬起头,看到了斜靠着树干酣睡的睦月始。

即便是现在多年以后了,他也偶尔会想,为什么他偏偏挑了那一棵树,为什么那天的风正好替他吹开了簇拥着的枝叶,为什么那天的光线如此煽情,以至于那少年从此以后一直扎根在他的心里,再不离去。

樱花,微风,阳光,他和他。

混杂在一起,便配成了名为“恋爱”的药剂。

这听起来总有些像少女漫画的场景,浪漫得脱离现实,但他就吃这一套,还为这个画面题了个名,叫一见钟情。



他从回忆中醒过来,看着面前的睦月始笑出了声。

如今的睦月始早已不似初见面时那样稚嫩的清秀,两颊的软肉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锐利的线条,眼尾狭长,斜斜挑起,是一种强势又侵略性满溢的帅气。

弥生春心思老成,总会有种看着睦月始长大的错觉,此刻更是生出了养成大成功的欣慰的错觉。

但其实他还比睦月始小了两月有余。

想到这里他眸光又闪了闪,耳尖悄悄地泛起了红,想起两人捅破了那层遮遮掩掩的窗户纸,就是因他那莫名其妙的年长者心态。



他俩高中时就熟悉过头了,心里藏藏掖掖的想法,往往能在眼底里一览无余。

所以有一阵时间,睦月始在逃避他的目光。

在转开头时总能感受到那股强烈的像是有实质性的目光,再转回去时对方又撇开了头。上学回家也是一起从没落下,说话语气没什么问题,都和平常无异,但睦月始就是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他因这发现大受打击,本以为自己无意间又做错了什么,拐弯抹角旁敲侧击后得到的答案却是否定的。

他蔫了下来,却又逮着了机会。

睦月始毫无预兆地,在那个春天将要结束的时候,感冒了。

作为老师口中“睦月君的挚友”,弥生春担起了在保健室照顾感冒的睦月始直到他愿意回家的责任。

...哦,据当时的目击者透露,是睦月始点了他的名。

他因这钦定有些莫名的欣喜,同时又隐隐觉得不太对,走到保健室时睦月始已经睡着了,他看着睦月始毫无防备的睡脸,忍不住伸了手揉了揉人的头,柔顺的黑发触感极佳,平常没这个机会的他满足地眯了眯眼,又用手背碰碰睦月始的额头,碰触到的地方瞬间染上了热度,并不是能让他放心的温度。

他正欲收回手去找找有没有冰敷的毛巾,手腕却被紧紧握住,低头一看,睦月始迷迷瞪瞪地半睁着眼,显然是被他先前的折腾打扰了。

他的愧疚感瞬间就起来了,又急着去找毛巾,便弯着腰低声轻语地哄人想要手腕重获自由,睦月始也不说话,半睁着眼,目光却定在他不断开合的唇上。

抓着手腕的力道已经近乎疼痛时,睦月始总算松开了手,没等他松口气,那手又往他后颈去了。要害被掌握的感觉让他浑身战栗,紧接着那手便捏了捏后颈的软肉,猛地使劲往下一压,他猝不及防,被压在了睦月始微微张着的唇上。

...??????

弥生春被吓懵了,睦月始只是顿了顿,就开始上牙咬了。

痛呼淹没在唇舌交缠的水声里,他在模糊中和睦月始对视,那双紫眸混混沌沌,显然是还没清醒,但他看进去,看进了他的眼底,那里翻滚着浓稠得化不开的爱意,染得那紫愈发深重。

原来...

他恍然大悟。

原来是这样。



之后也就是顺理成章,睦月始病好之后大概是对保健室的剖白还有些记忆,瞅着他压也压不住的笑意,极辛苦地忍住了揍上一拳的冲动,抬起又放下的手握住了他的,就这么在一起了。

皆大欢喜、皆大欢喜。

他放下书,一旁的小黄莺歪歪头,跳上他的手指。他失笑,指尖蹭蹭那小小鸟雀的脑袋,这时另一只手伸了过来,自顾自地把黄莺放到一边,再与他十指相交,像是很满意手上的触感似的,又使力握了握。

他抬头,招呼在出口前就被堵了回去,直至被放开后,额头相抵,他又望进他的眼底,笑道。

“始,早安。”

-END-

【始春】关于吃醋

*百日始春④①

*吃醋吃到OOC【。】

*私设有

*成为情侣后但在出道前的事

*给自己的开学允悲文【。】





他们在暗巷里接吻。

几步之遥的狭窄巷口还不断传来过路人的脚步声,弥生春却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和睦月始在逼仄的角落里接吻。

身前人的动作狂野又急躁,只有靠着巷口射来的微弱光线弥生春才能确认这真的是睦月始——平日里冷静自持的他的恋人。


这只是一次日常的约会。

两人都是不习惯光明正大秀恩爱的类型,也就普通地并肩走着,交握的手掩在稍长的袖口下,随着步伐晃悠。

嘛,因为是冬天,再挨得近些也没关系吧?

提议的弥生春笑道,试图再拉近点距离。

睦月始没有回答,弥生春却心领神会——总之没有反对那就是同意了——就靠了上去。

这个时候已经是深冬了,疾风早就褪去了初来乍到的青涩,两人也都裹上了厚重的棉衣,像这样本是亲近的动作,隔着衣物也少了些感觉。

啊啊、是夏天的话就好了——

弥生春小声抱怨,本以为是只有自己听得见的音量,睦月始却露出了认真考虑的表情,下巴埋进了围巾里,那布料看起来很柔软,所以他舒适地叹一声后才答道。

夏天的话,还是算了,热。

...哈哈哈,也是,始对热度相当苦手呢。

......。

啊!痛痛痛痛...好过分啊始!

听到哀嚎后睦月始这才放轻手上的力道,那时两人身高还是齐平的,但睦月始瞥过来的眼神怎么看怎么有种居高临下的意味。

弥生春只能把接下来那句“国王大人”咽了下去。

这个小插曲过后,他们继续漫无目的地走着,两人都享受着安静相处的过程,但也太过安静,以至于本该主动提出话题的弥生春走了神,想了些什么也不清楚,画面总是一闪而过,雪啊伞啊咖啡啊什么的,但总能和睦月始扯上关系。

突然停下的脚步让他回了神,睦月始站定在了原地,旁边是家小餐厅,他顺着睦月始的方向看过去,正好看到角落里有对年轻的情侣正在亲吻对方。

弥生春脸上一热,转开了头。

而睦月始这时又拉着他走了,速度比之前快的多。他从侧面看见睦月始的嘴角紧紧抿着,显然是有些生气了。

可是,为什么?

他还没想清楚这个问题,整个人就被按在了墙上,接着睦月始就覆了上来,于是演变成了最开始的场景。


被放开时两个人都不是很好,弥生春一脸不明所以,反倒是睦月始低下了头,前发遮住了表情,闷闷地说了句抱歉。

弥生春更加不明所以了。

“刚刚的那对情侣...那个女生,和你有点像。”

因为立刻就转开了头,弥生春记忆有些模糊,侧脸的话好像是...

“眼角的这个地方,还有泪痣,虽然只有这一些...但我无法忍受。”

有些粗糙的指腹随着睦月始的话压上了他的眼角,在泪痣的地方轻轻碾压。

...太犯规了。这个表情。

弥生春想。

从眼角漫开的热度无法收回,连耳尖都烫了起来。

没有说话,而作为回应,他环上了睦月始的脖颈。

那里也泛着和他一样的热度。


-END-

【始春】重逢

*百日始春④⑩

*给钟钟 @_Belfry 的开学允悲文

*普通人设定

*OOC+私设

*狗血分手梗后续

*前篇在这→ http://psymy.lofter.com/post/1d0b7d92_fa6d53c





2.

弥生春在独自一人的时候,总喜欢做些自我剖析,在压力大的时候尤其如此,他也不认为这是个坏习惯。

在与睦月始分开的最初,他的情感淡了许多,像是被清水化开的墨,在涟漪中消失殆尽。

这并不仅仅是针对人,在那一天过去后,世间万物都暗淡了下来。

笑对他来说本是最简单的,在过去只需和睦月始对视一眼嘴角便能不自禁地上挑。那时他觉得这叫幸福,而现在只是个无意义的弧度罢了。

无论是悲或喜都极为浅淡,像是铅笔留下的灰色痕迹,轻轻一抹便无影无踪。

他本以为这是成熟的表现。

直至今日重逢,再看见睦月始,再次与他对视时,他心里掀起的惊涛骇浪狠狠地给了他一耳光。

他不合时宜地恍然大悟。有的事,或者说所有事,缺了某个人的话,情绪的波动永远到不了顶峰。

痛快地笑或放肆地哭,只有他在身边他才做得到。

而如今几乎将他灭顶的情绪他也分不清是什么,懊悔中掺着遗憾,不甘中和着喜悦,但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为此雀跃着——久别重逢,实在是一大幸事。

大抵是酒精昏了脑子,他被这情绪冲得鼻尖一酸,几分泪意就涌了上来,即便意识到之后就转开了头,他却很确定睦月始把他狼狈的表情看了个分明。

昔日的同学们这才意识到两人之间不同寻常的气氛。一旁的文月海本想拦住霜月隼,生怕他冲上去坏了那两人难得的重逢,而霜月隼异常冷静,给文月海递了个眼神,对方这才安心下来。随即他转头对着睦月始,眸中深意无人知晓:“弥生君可能有些喝过头了,毕竟刚刚为止都没有停过呢,就拜托始照顾一下咯。”

弥生春刚平复过来就被隼的话吓懵了,而睦月始向海隼两人投去的视线里隐隐含着感激,随后低下身搀着弥生春慢慢站起来。他的体温从两人相触的地方蔓延到了四肢百骸,弥生春觉得自己有些腿软,藏在发下的耳尖已经通红,极不情愿地低着头,挨着睦月始走出了饭店。

他的住处不远,步行个十几分钟就能到,但不巧的是,外边正在下雨,微凉夜风夹着雨滴,愣是把他吹清醒了。

两人相对无言地在屋檐下站了一会儿后,睦月始让他原地站着别动,他回去借把伞。说完转身就走,干脆得不行。

清醒之后的弥生春终于开始转动大脑,把整个经过捋了捋之后,在冒雨离开和原地等候两个选项之间徘徊不定。春天的夜晚算不上温暖,他站了没一会儿指尖就开始冰凉,连脸上的热度也消了不少。

...但睦月始还没回来。

走吧,那就走吧。

他在心里念着,两眼一闭就冲进了雨幕里,雨滴滑进衣物里的感觉着实不好,但没走几步头顶上就多了把伞,睦月始站在他身前,呼吸不如以往清浅。

完了。光听这呼吸声弥生春就知道他有些火了,他想了想以前惹火睦月始的下场,觉得头皮有些发凉。

但睦月始也没动手,只是视线一直胶在他身上,他却视线游移不敢和睦月始对视,僵持了一会儿,睦月始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空出的手抓住他藏在衣袖下冰凉的指尖握进手心,用气声说了句走吧。

弥生春愣了愣,指尖渐渐温暖起来。




他们并肩走着,自然地就和从前一样,步调心率都是一致的,相隔多年后默契却依旧存在。

伞像是在庇护着他们,把其他的什么东西都隔绝在外,只剩轻轻的呼吸声。

弥生春恍然想起之前的一个下雨天,他和同事各撑一把伞回家,同事像是在挣扎什么,纠结了一会儿颤颤巍巍地指向他伞下。

...?

弥生春疑惑地回望他。

同事被他的眼神噎住了,过了一会儿后才悄声问他。

“你撑伞的姿势...为什么像身边还多出了一个人的位置?”

“......哈哈哈,习惯而已。”

习惯、习惯。

不过是习惯了对方的存在而已。




“到了。”

睦月始出声,弥生春这才从回忆中清醒过来,发现已经站在了自家门前。

...到底是走神了多久,果然还是喝太多了吗。

他掏出钥匙开了门,准备就这样告别前任再去迎接新的一天时,转头看见了他的告别对象挑了挑眉。

他突然就有了不好的预感。

接着,睦月始伸手撑在他耳边,刚开的门又被压了回去。他整个人被困在门和睦月始之间,无处可逃。

然后,他被吻了。

与其说是吻,倒不如说是啃咬好了。弥生春打赌,他第一口下去的时候就把自己的唇咬破了。如今口腔里混杂着铁锈的味道,而睦月始还毫不在意地愈加深入,撑在耳边的手改为压住他的后脑勺,像是在泄愤一般,蛮横地攻城掠地。

弥生春连发声的机会都被剥夺,抵在睦月始胸前推拒的手并没有起到它应有的作用,生理泪水模糊了视线,只能看见睦月始一双紫眸亮得异常,把他完完整整地印了进去。

被放开时他取回了呼吸,胸腔憋得隐隐作痛,尖锐耳鸣中他听见自己大声地喘息,以及睦月始的一句低语——

“春...我很想你。”

-END?-

【三山】灵与肉

*三日月宗近x山姥切国広

*初次尝试三山

*OOC+私设

*没有文笔(

*标题误导严重

*并不是肉

1.

不知这个本丸出了什么差错,三日月宗近的本体刀早早便被锻出供奉在刀架上,而付丧神却至今还未现身。直至三日月睁开眼,发现自己无着无落地躺在半空中,身形浅淡,一看便知是仍处于灵体的状态。

哎呀哎呀,这下可麻烦了。

他直起身,这么想着,面上笑意却不减分毫。

所处的是一个和风的居室,像是长久没有人居住,地板上积了一层薄薄的灰,刀架被放在正中央,除此之外,四下空旷,了无生气。

随即而来的一阵轻缓的脚步声打破了这寂静,三日月才刚刚苏醒,五感都还迟钝得很,隔着门只能听出是从右边走廊的拐角慢慢接近的,很快就停在了他门前。

外边还是早晨,他的房门正朝东方,日光把门外人的身影统统投射在了门上。来人身影不算高大,大概是披着披布还是其它的什么遮蔽的衣物,轮廓模模糊糊地瞧不分明。

移门被拉开时发出了轻微的吱嘎声,透过门缝的光线拉开成了面,大片大片地铺在地板上,总算是让这个房间少了些阴郁。

即便不是实在的形体,三日月仍是反射性地眯着眼,落了地站到一旁,细细打量着对方。

来人没有看到他——让他有些小失望——而径直走向他的本体刀,在刀架前站定。

三日月比对方高了小半个头,灰白兜帽挡了他的视线,只能看见兜帽边缘漏出披布外的与朝日同色的碎发和略有瘦削的下巴。

只从轮廓上看的话,倒是个美丽的人。

他有些轻佻地想着,丝毫不觉得如此评价这个素不相识的人是一种失礼。

-TBC?-

【空昂】伞

*大原空x卫藤昂辉 双队邪教

*这是一篇生贺 @苏尉 恒恒生日快乐!!!!

*重度OOC+私设






卫藤昂辉从事务所出来时,雨便开始下了。

下得不大,只是慢条斯理地落到地面上,打出浅浅涟漪后便销声匿迹。

他不太慌,虽说住着的公寓离这里并不近,可他一直都有随身带伞的习惯。

伞是个好东西,遮阳挡雨暂且不说,光是用来伪装就很足够了。

他撑开伞,已有些锈迹的支架发出吱嘎吱嘎的摩擦声,颇有些不堪重负的味道。

伞面是灰蓝的,和他的眸色很衬。他用着这把伞也有好几年了,全都成了习惯。

对伞有偏好听起来是件奇怪的事。他想,也该去新买一把了。

那么,买什么样的好呢?

他思考着,刚准备走出屋檐的管辖范围,身后便是一阵咋呼的脚步声,伴着无限懊悔的叹息:“啊——明明已经尽量快了却还是没赶上。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欸?那是昂くん?昂、昂くん——!”

卫藤昂辉定住了脚步,眼睫颤了颤,带着莫名其妙的动摇,转过了身。

“空。”



雨滴滴答答地敲击着伞面,隔了一层布听起来多了些纱质般的朦胧感。他们走在路边,与匆忙世界擦肩而过。伞里伞外,像是两个世界。

伞下的空间狭窄又暧昧,毕竟也是两个成年的男人了,在只有一把折叠伞的情况下总得肩挨着肩才能勉强达到躲雨的目的。

卫藤昂辉的表情有些僵硬,隔着薄薄一层衣物传过来的大原空的体温简直让他不得安宁。

“啊——得救了...昂くん真是,太可靠了...!”

“就算你这么说...在称赞我可靠之前,为什么空会没带伞呢?昨晚已经提醒你了吧?”

“啊......这个......”

“嗯?”

“我、我有好好记着的!不过出门的时候一急就...。本来想赶在下雨之前跑回家的但工作比想象中的还要困难所以就...不过刚巧碰上了昂くん,真是料想之外的好事!”

“啊、啊...”

大原空比卫藤昂辉稍矮,略微抬头就看见对方挨着自己这边的耳根已经红得彻底了。

感觉自己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不过说起来,昂くん刚刚在想什么呢?眼神在放空噢。”

“欸?...啊。在想要买什么样的伞,这把用得有些久了。”

“这样啊...”大原空的语气低落下来,“‘真是把漂亮的伞,和昂くん的眼睛很像’...刚才还是这么想的。”

“...之前也就想说了,空。用‘漂亮’形容一个男性,大概是不太妥当的。”

卫藤昂辉有些困扰地皱着眉,褒美的话听过不少,甚至可以说是习以为常,但像空那样坦白又直率地说出“美丽”或者“漂亮”的,又是极为少见。

缺乏免疫力,心跳有些不受控制。

大原空也跟着他皱起了眉,低头琢磨了一下措辞,随即直视着他,说出了不可思议的话语。

“昂くん的话,‘漂亮’什么的并不只是在称赞外表噢。昂くん的外表确实相当出色,但是、在这之上、抑或是更深的地方,有着比外表还要吸引人的东西存在。”

“这样的昂くん,除了‘漂亮’,就找不出别的形容了。”

“......”

伞下一时间陷入了沉默,两人的脚步也停滞下来。

大原空在说完那一段话后就觉得有些口干舌燥,明明已经燥热得不行却还是只能盯着卫藤昂辉的脸,不想错过他的任何表情。

卫藤昂辉耳垂上的殷红不仅没有消退,反而还有得寸进尺地向脖颈上蔓延的趋势。

两人停顿了许久许久,卫藤昂辉率先打破了沉默,声音有些干涩。

“...棕红色。”

“...はい?”

大原空不明所以。

“新伞...就买棕红色的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