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释_

这里阿释./月歌 始春/DC 超蝙/TR 右山/HXH 团飞 子亥 杰奇/N+C SA 哲蓉
宁拆不逆
头像id=63079101

【猎人/团飞】情人

*库洛洛x飞坦

*码个脑洞让自己爽一下(...

*又沙雕又OOC(

*女装有 原创人物有 注意避雷







库洛洛看着不远处人群中打扮得像只花孔雀的任务目标——一个草包花花公子——正装模作样地晃着手中的香槟,杯中液体在灯光下闪着金黄色彩。对方的眼神四处逡巡,看似漫不经心,却屡次扫过自己身边的“女伴”。

他面上笑意不减,只是微妙地将站立的姿势调整了些许,恰好挡住对方侵袭过来的视线,低头好似亲密耳语。

“飞坦,感觉怎么样?”

“所以,”蓝发杀神的双手不住地试图去撕扯柔软裙摆,碍于任务,未果,继而咬牙切齿,语气暴躁,“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猜拳输给了玛奇?”库洛洛状似无辜地眨眨眼,好像猜拳的提议不是出自于他,“愿赌服输,你知道的。”

“可我明明是被迫的!”飞坦低声咆哮,双眼因怒气上涌翻出金色波涛,“操你的,库洛洛。”

“注意言辞,飞...”他突然顿住,语气一转,像稠得牵出了丝儿的蜂蜜,“吾爱(My love).”

飞坦被这称呼肉麻得黑了脸,却也知道目标已经接近,满腔怒火无处发泄,只能在心里为那无辜的男人排演了上百种刑罚。

“库洛洛!我的朋友——”尚未意识到自己死期将至的花花公子还特意拉长了调,像是生怕自己还不够引人注目一般搭上了库洛洛的肩,“原谅我的怠慢,你看,女士们的热情总是让我难以拒绝。”

“你知道我不在意这个,理查德。”库洛洛的笑容愈加热情也愈加虚假,旋身拉开两人的距离,右手自然地搂过飞坦的腰,将那僵硬的身体半拥在怀里。“让我向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伴。”

他看到对方在飞坦转过身露出正脸时肉眼可见的呼吸一滞,笑容中掺了些志得意满,语气里带了些不为人知的炫耀。

“同时也是我的情人,”他压低了声音,让周围空气凝滞,像是在诉说那些应该藏在最黑暗角落的小秘密。环在腰间的力道更甚,库洛洛俯身亲吻上面前人颤动的眼睫,滚烫唇间泄出的低喃宛若喟叹,“我的太阳。”

-没了-

*百日始春⑤③

*试试图片(。

【超蝙/Superbat】一次试探,一次冲动

*私设有

*OOC

*第一次写欧美我的手在颤抖(。




起因不过是一个眼神。

那时布鲁斯刚刚醒来,还不甚清醒。那个大个子的外星人飘在他身侧,鲜红披风乖巧地垂在脚边。他在模糊的视线中看见超人眼里尚未来得及收敛起来的滚烫粘稠的爱意,像把银色的利刃,仿佛下一秒就能剖开他的胸膛,让藏匿已久的真心暴露在日光之下。

他面上勉强稳住了蝙蝠侠不动如山的严肃,把惊慌塞进了厚厚的面具之下,却不能确定一瞬加速的心跳到底有没有落入超人耳中。最后他只是狼狈地移开了视线。



“今天第四次了。”联盟主席眼里的天空满是阴云,向着年长的亚马逊公主抱怨道,“他大概不想看见我。”

“放松,卡尔。”戴安娜见怪不怪,还为超人额前耷拉下来的小卷毛愉快地轻笑出声,“我们都知道这不可能。你们只是需要谈谈。”

他们的对话发生在本周的联盟例会结束后。由于克拉克的记者工作以及蝙蝠侠强烈的领地意识,他们平日里相处的时间少得可怜,其中联盟工作还占了相当大的一部分。

本周的联盟顾问在其他成员看来也是一如往常,除了结束会议前必要的总结外寡言得像个漆黑的影子,寂静而又威严。但只有拥有透视能力的克拉克才知道,白色护目镜下的那双蓝眼睛,多次避开了他的视线。甚至在之后念起战损报告时也省略了充满威胁意味的瞪视,干巴巴的一长串数字下来却比小丑尖利的笑声更为刺耳。

“这难道是蝙蝠新开发的什么惩戒方式吗?”会后不久他听见闪电侠在蝙蝠侠离开后小声地嘀咕,不由得赞同地点了点头,而后又开始烦恼世界最佳搭档的感情问题。




在他决定听从戴安娜的建议去找布鲁斯好好来一场谈心之前,他们的肉体却已先于精神,进行了一次深入交流。

那也是一个意外。战后的硝烟,尘土,汗水,酸痛的肌肉和过度分泌的费洛蒙相互交错,让世界最佳搭档操/进了彼此的拳头,平日里若有似无的暧/昧此刻宛若实质将两人缠得严丝合缝。高/潮将要到来时超人把蝙蝠侠死死地抵在墙上,为其难得一见的失控而浑身战栗。他感到心脏在嗓眼里跳动,血液有力地冲刷过胸膛,初见之前就已存在的敬意与长久相处以来的默契,通通在布鲁斯失神的蓝眼睛里沉淀为了灼人的爱意。

超人就此开了窍,但他们的关系却没有因此缓和一分一毫。当他沮丧地发现蝙蝠侠躲他躲得更厉害时他又选择了神奇女侠进行倾诉,而这次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堵了回去。

“停下,男孩,到此为止。”戴安娜皱着眉,“你真该去照照镜子。你的眼神像是下一秒就能射出热视线,我都快能理解布鲁斯的心情了。”

真的有吗?克拉克看着镜子里映出的湛蓝,有些委屈地想,决定将之前被掐死在快感里的谈话再度提上日程。



在刮进蝙蝠洞的时候他仍在胡思乱想,以至于只来得及听到布鲁斯用于结束对话的叹息。

“...你知道我不能,阿尔弗雷德。”

“不能什么?”

克拉克问得有些着急,但在尽职尽责的老管家退出蝙蝠洞之后,布鲁斯强烈起来的烦躁以及不自觉错开的视线都间接地告诉了他:这个问题不会得到答案。

“布鲁斯,你最近一直在躲着我。”他尽量使语气温和,让这句话像一个陈述而不是指责,“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

黑暗骑士惯常皱着眉,但此时那眉间的沟壑要比平时深刻许多,克拉克这才意识到他单方面决定下的谈话没了善始也很可能不会有个善终,最容易想到的结果大概是两人不欢而散,而冷战会持续到天荒地老。

但布鲁斯依旧沉默着,没有拒绝,显然是把话题的选择权交到了他手上,所以他想说得直白一些。

“布鲁斯,我——”

“停下。”布鲁斯像是反悔了先前的默认似的,却在打断他的话之后又露出了些许的懊恼,“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克拉克。我不接受,也不会同意,你可以换一个话题了。”

长时间做出的心里建设一瞬间轰然崩塌,克拉克一方面在感叹其实他们在对彼此的事上还是最默契的,另一方面又恨不得立马冲出大气层绕着地球飞那么几百圈来发泄开窍不久就失恋的憋屈。

“为什么?”但他好歹还记得问问原因,“瞭望塔那一次你分明也没有拒绝我。”

“这不一样,童子军。”布鲁西宝贝可能终于抢到了掌控权,克拉克感到布鲁斯的语气轻佻起来,眼角眉梢都勾起了弧度,更糟糕的是他出色的视力能让他看清楚对方透着粉红的舌尖在齿间的每一次弹动。这绝对是故意的,而他却为这轻易就能被看穿的挑衅而勃/发了欲/望。

他深吸一口气,希望用蝙蝠洞里潮湿阴冷的空气让自己更清醒,“可我听见你的心跳了,布鲁斯,你骗不了一个拥有超级听力的人。”

他大步上前,按住布鲁斯的双手,将对方禁锢在自己与椅背之间,这样充满压迫性的举动总算撕裂了那双重面具,真正的布鲁斯韦恩正笼罩在他的阴影下,但在此时即便是两人交叠的影子也透着光亮。

“即便如此...”他再次开口,语气里透着希冀,“即便如此,你也要拒绝我吗?”

-END-

当我在点小红心、小蓝手以及留评论时,我在想什么

就是这样!!!!

齐泱:

只有小红心:
第一种情况:已阅。
第二种情况:马。
第三种情况:哇!这个好棒!但不想让别人看到!没人看到我就能独占了!我要像头龙一样把这个宝贝藏得谁都看不见!!!它是我的!

只有小蓝手:
扩。

既有小红心又有小蓝手: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有这么好的东西!这么好的东西怎么才这么一点点热度!不行!我恨不得一个人给它点两百个热度啊啊啊啊!作者太太您感受到我炽烈的爱了吗!我爱你啊!请继续加油啊!

评论:
别多想了,作者太太,这就是在向您求婚。

【始春】Miss you

*百日始春⑤②

*特别特别矫情的段子(。

*OOC OOC OOC




【我想念你。】

弥生春打下这行字,眼神飘忽了许久,迟迟没有选择发送。

这不对,太直接了。

他如此想到,最终还是按下了删除键,看着饱含着他满心酸涩的这句话被手中的人工造物一个一个字地删除,继续对着空白一片的屏幕走神。

窗外的雨大了起来,天色昏暗,灰蒙蒙的一片压得人几乎喘不过气。弥生春独自一人坐在客厅,没有开灯。手机屏幕因许久未收到指令进入了待机状态,弥生春这才猛地回神,适应了光亮的眼睛有一阵的眩晕。

他们已经分开了三周,因睦月始临时的工作。弥生春无法解释此刻突如其来的想念到底是因这糟糕的天气还是长久以来的郁积爆发,但他毕竟不是情窦初开的高中生了,在与睦月始恋爱几年之后,他已经极度了解恋人的脾气,自然也知道一时的任性会给对方造成怎么样的麻烦。

我总能找点其他话题。他不确定地想,大脑仍在踌躇中,手指却又蠢蠢欲动地率先解锁了屏幕。

工作?天气?最近过得怎么样?

他的脑子里盘旋着破碎的字节,怎么都组不成一句完整的话,良好的知识储备仿佛都因他状态不佳而被打包扔进了某个回收站并被毫不留情地清空。

——他除了刚刚删除的第一句话,竟是什么都写不出来。

也许今天不是个适合的日子。他哀叹着放弃了,准备扔下手机去解决一下今天的晚餐时,手机提示音又兀地响起。他收到了一条短信。

弥生春划开屏幕的力道带了点冒头的火气,短信内容不多,大片的空白上只有短短一句话。

【我想念你。】

在首页看到BS的推荐差点哇的一声哭出来(。

BS真的一点点都吃不下好难受啊(。

为什么全世界都在刀白灰😭😭😭😭😭😭😭😭

【始春/海隼】关于告白

*百日始春⑤①

*没头没尾的段子

*OOC


霜月隼看似放松地搅动着面前的咖啡,眼神四处游移却总是不经意地扫过对面脊背挺得笔直的弥生春,像是用眼神织出了蛛网。

“所以,”他小小啜了一口咖啡,唇边逸出几不可闻的满足的叹息夹杂着浓郁的香气,“你打算什么时候告白?”

他看见弥生春整个人一僵,唇边的笑意也变得敷衍而漫不经心。短暂的沉默过后,他看见弥生春露出了他所熟悉的那副无辜的表情。

“你在说什么?”

“别装傻,”他屈起指节叩了叩桌面,“你还想让始一直不开窍?你至少该让他知道你爱他。”

“什么、不,”弥生春声调猛地拔高,带着被戳破心事的无措,近乎尖叫地否定着,“我不爱他——至少还没到那个程度。”

弥生春像是想就此抢回主动权,又反击道:“别说我,你不也没和海告白吗?魔王大人?”

霜白发色的魔王眨了眨眼,显出了鲜少的疑惑。

“我和海还需要告白吗?”

“……”

今天的霜月隼自我感觉依旧良好。

【海隼】后果

*摸索这两人的相处方式中

*于是决定从最基本的做起

*段子

*特别OOC




“鉴于是你一直在撩拨我,”文月海又重重地顶了回去,用故作疑惑的语气说道,“我以为你会知道后果是什么样的。”

是的,根本不用明说,现在险些被对方的性/器钉在床上就是最直接的后果。

霜月隼被那一下顶得几乎停止呼吸,他在间断的休息时间中缓过气来,又低低哼笑着咬上了文月海通红的耳尖。

“是啊,”他在他耳边带着喘息呢喃,“所以我是故意的。”

“你这混蛋。”文月海笑骂道,再次弯腰覆了上去,“作为报复,你的休息时间结束了。”

【海隼】Name

*叫对方名字的方式

*段子

*OOC+私设


文月海向来干脆利落,气音短促,而鼻音点得恰到好处,该断的时候就断个干净。

而霜月隼却总爱拖泥带水,一个单音节拉得长到了天边去,末了的尾音还要打上一个转儿,像把小钩子直直戳在心尖上。

这样的语气近似撒娇,在文月海生气时尤其有效。

Procella的年长二人发生矛盾的次数不多,即便是吵架冷战时间也不会超过半天。因为通常是单方面冷战,文月海的单方面。而魔王大人总有方法来让对方结束这不必要的固执,魔法导致的小事故暂且不算,喊名字就足够了。

而文月海在这种情况下一般撑不过三十秒,最后只会丢开手里边用来转移注意力的各种东西,无奈地笑着骂他“你这混蛋”,语气却又是一如往常的纵容,根本达不到威慑的目的。